02703-1509649929677.jpg

「這是政府規定的。」

「政府?我讓人民吃飽穿暖的時候,政府在哪裡?」

《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給人印象最深刻的絕對是中文片名。不得不說這個翻譯實在太狂,也一定程度翻出了電影的精髓:人們以「女巫」之名的推託與欺壓,還有無辜小女孩無聲的鳴不平。做為出身尚比亞童年移居至英國威爾斯的黑人女導演朗嘉諾尼歐尼的處女作,她並沒有多澎湃地拍出控訴傳統權力傷害,反而藉由相當冷靜的鏡頭語言,不做刻意而做作的挑釁與剖析,那荒謬可笑但又令人震驚的情節,強烈而深刻的批判自然已無需多言。在根本令人傻眼貓咪的故事上,她卻實在而公正地反映出以「文化」為名的傷害與控制與壓迫,見到權力與觀光客的偽善、政府只有偶爾才管管的邊疆地帶心態,還有極強的西方文化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是女權的被剝削與靜靜出走。

尼歐尼導演對於魔幻風格的強烈掌握,讓《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在荒謬之餘顯得相當好看,劇本更極具思辨空間,處處指涉。但導演處女作的生澀依然可見,有些時候鏡頭意象強烈到壓過劇情本質與情緒影響,也有些時候(尤其後面樹拉很關鍵的舉動)對節奏的掌握不夠吸引人而顯得尷尬,但大多時候全片都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尤其結尾收得太好整個大加分;我們可以從其中看到尼歐尼用她獨特的身分,去反芻非洲傳統女巫文化;而我們更能藉此片反思身處片中觀光客角度的我們,面對所謂獵奇文化看待的角度,是不是也是強烈的偽善呢?

(以下有大雷請斟酌閱讀)

photo_a5edc5ae0bc3daaf3056b3ec1c97a115.jpg

「如果妳還想當人,就把緞帶留著,乖乖當個女巫;如果妳想當山羊,就把緞帶剪掉。現在看妳了。」

導演以荒謬獵奇做批判,讓全片既寫實又奇幻。她的奇幻來自於導演對鏡頭的強大運用,除了荒謬地呈現荒謬的情節(好多幕戲的表達讓我想到《輕鬆+愉快》),更以根本可以說「美」的鏡頭來凸顯現實的醜惡,尤其當樹拉被綁上緞帶後企圖逃跑,卻因為緞帶的極限而被拉倒在地,那一幕鏡頭太殘酷有勁,直接點出樹拉面對權勢壓迫時的被擊倒與無能為力。導演指涉與意象極強地呈現權勢壓迫對女巫,不,不只對女巫,對我們仰賴以假託以榨取者的暴力:有夠衰的小女孩甚至因為女人拿水不小心跌倒,她剛好在那邊就被指控有魔力;村民向女警官說可以證明女孩是女巫,但說到最後也只是一場夢,女警官受不了把他趕走,結果男上司還是要她把小女孩當女巫,只因為「女巫會騙人」。嗯?還真是司法正義啊。

當然,「性別」也是全片的重要論點,但涉及「文化」議題,就絕不只性別了。男長官象徵大男人主義與公權力壓迫,她說要和樹拉合作抓犯人,實際上他只是想藉女巫的名義來獲取利益,上節目也只想賣「樹拉蛋」;長官的妻子也是個女巫,她跟樹拉說只要一切照做就會贏得「尊重」,就可以過上好生活,可她不過是藉此麻痺自己「和其他女巫不同」,一旦出了差錯,長官也是脅迫說要送她回女巫村;長官也和樹拉講過一樣的話,在她不配合的時候。這當然可以解讀成性別的權力不對等,但性別更可回歸成「文化」。

photo_cfb7f17c807d0114fbb14f738f7ad2ee.jpg

難道女巫就是權力操控的棋子,當她們沒有按照上頭的意思做事,就不斷地被威脅?「文化」或「弱勢」,只是我們操弄利益與私心的工具?甚至觀光客看著被禁錮的女巫,只顧著拍照而毫無惻隱之心,對她們來說,滿足獵奇視野提升自身優越感與「世界觀」才是重點,鏡頭從觀光客與樹拉的位置、觀看與被觀看的視野,就已說明一切:他們看似關心樹拉其實只想跟她自拍,還說「我會寄給妳」?殊不知那可是偽善到了骨子裡。

我印象極深刻的在於當被樹拉判案的人跑來車旁找樹拉麻煩,長官跑來驅趕,脫口說出「女巫也是政府的財產」。人也是財產?抑或他們根本不把這群女巫當人看?有一場戲,老女巫的女兒帶男友跑來找她,但指控她是女巫的就是她的女婿。在以「文化」做綁架的社會,只要指控別人是女巫,一切都解決了,多省事啊!甚至女兒說「只有他愛我」,也有女性被綁架的意味在。情節荒謬可笑同時也令人揪心,因為其實根本就沒有「女巫」──那全是人們以傳統為名的假託與傷害,多麼令人傻眼。甚至他們跟觀光客說綁上緞帶是為了怕女巫飛走跑去殺人,但這群「女巫」從頭到尾都只是被大男人主義、被西方主義、被文化權勢所壓迫的弱勢,正如那一條條白緞帶所代表的意象。嗯,當山羊好像也沒有比較差。

那一群老女巫成了傳統文化名下的犧牲品,她們被奴役種田,一旁的男性只是冷眼看著一切。當觀光客來時,她們得粉墨登場,扮起一場獵奇的傳統秀,甚至驕傲於自己背上、那象徵束縛綑綁自己的緞帶,還羨慕樹拉的緞帶「比較長」──難道她們內心也認為自己該被限制?正如長官的妻子,看似依賴婚姻掩飾自己的處境,實則不過是被權力控制下的情非得已,格外悲情。那一群老女巫沒有樹拉的運氣(換個角度來看也沒有樹拉的衰運),於是她們只能靠樹拉賺的外快來圖個假髮,好像自己自由不受拘束似的。她們怎麼能倚賴一個九歲小孩?老女巫說道。但,這又有什麼辦法呢?她們被緞帶困在這,就算變成山羊,也不過是被殺來吃。

photo_c730ae4dd8360e1d2570bdf88be780a9.jpg

電影中處處可見西方文化的滲透,老女巫選著符合「時代潮流」的假髮、長官穿著西式的服裝、以及最後樹拉死時抬著她的男人聽著美國的歌,這象徵大男人主義與權力最後的踐踏,歐美的無孔不入和地方企圖呈現出來的傳統文化、符合西方獵奇的滿足感,格外諷刺。而政府對此──以文化之名剝奪他人的權力──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似乎更是尼歐尼導演在荒謬敘事下的潛在命題,原因在於一場長官晉見地方女王的戲碼寫的好好笑卻又血淋淋地點出政府的放任,以至於地方始終只忠於地方、那些陋俗永不得改善。當邊疆地帶文化習俗早已大過政府旨意或個人意願,歸因於文化之餘,那些偶爾關懷做做樣子的旁觀者,總似乎好像也該負點責任。

「樹拉,意思就是樹被連根拔起,拉到了這裡來。就跟她突然出現在這裡一樣。」

更別說樹拉只是一個單純的小女孩。從頭到尾,她不說一句反駁,竟就被莫名其妙確認為女巫;她不說話,不是因為她默認,而是因為她根本沒有本錢可以辯駁,在這群早已認定「女巫」事實的大人面前。一個孤兒,在眾矢之的時能有多少說話餘地?村民卻以此為難她。她只是個普通女孩,在拿著傳聲筒遠遠聽著別的學校上課聲就已經相當高興,但隨即取而代之的就是載她去當「女巫」的喧鬧車聲,多麼殘酷。而當長官帶她去上學,她似乎終於能享受平凡女孩的快樂生活,卻突然被用緞帶控制拉走,徹底擊潰。女巫,從來都只是一切推託的藉口,正如電影所說那些無法改變的「文化」,不過就是傷害罷了。

20180324101636_34.jpg

當樹拉看清一切,單純的心靈一次次遭到重擊,她也單純的選擇剪斷緞帶毅然離開,也很快地犧牲了。群體生活或許就是如此,唯有某個人做出改變性的舉動,才能引起人心底最深的共鳴。樹拉的死換來所有女巫的覺醒,她們決定出走,即便會變成山羊──其實那也不過是文化用以束縛人的藉口罷了。接近結局的鏡頭與劇本比例抓的不太好,但當女巫們群起為樹拉的死歌唱哀悼,最後一幕飄揚的白色緞帶,則更顯她們覺醒的力道,也為父權、文化壓抑下的人們,留下一個又魔幻又開闊卻又殘酷的結局。

結局的鏡頭力道實在太強,「白色緞帶」的意象也相當飽滿(麥可漢內克表示有人偷我的哽);甚至連官方都贈與緞帶,彷彿也代表全世界都默許這樣的剝削,而那緞帶的白色質地看似純潔明亮,實則束縛著每一個「女巫」的人生。尼歐尼導演真的太會運用鏡頭與意象,太多場戲荒謬卻又深刻,指涉性極強地宣示著受到權力壓制下以文化以傳統以女巫為名的推託、傷害、控制,彷彿都如白色緞帶般,看似純潔實則狠狠綑綁,偽善的徹底;而樹拉好幾幕從車窗外看的鏡頭,既是小孩對大人世界隔一層窗的窺伺,卻令我感到更有隔開她、分離她的意味在。電影表面上看起來還帶著一點喜劇基調,一一剖開來看,卻都是再殘酷不過的浸染;在唯美的鏡頭背後,蘊藏著無盡的傷痕。

鏡頭與劇本、表面與深層,皆是強烈的對比,《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好看在此,即便沒有完全收服我,但極強的指涉性與細膩地論西方文化的染指與偽善、論以文化為藉口的傷害,這般處女作已足以令人驚豔非常,更遑論真正去看非洲對於傳統女巫文化的視角與狀態,卻能魔幻的如此自然不造作又極為悲傷,可稱妙筆。而全片的配樂甚至出乎我意料地多,但這些配樂都用的好棒,尤其是最後老女巫為樹拉唱的哀悼歌,意外地很有氣質氛圍很對啊。

2726-201804122154385896.jpg

這次能先在金馬奇幻影展一睹《你才女巫,你全家都女巫》,坐在in89超前面位置看超大塊銀幕,即便脖子很痠,卻依舊佩服於這部片的野心與意義,尼歐尼導演為此時走訪非洲女巫村落,她獨特的視角更帶給我們不同於西方獵奇觀點、觀看非洲傳統文化與壓迫的獨特角度,讓我好期待導演下一部片哦!!

最後,想提扛起樹拉一角的素人童星瑪格莉特穆魯布瓦,她演的實在太好!!看似沒什麼表情一切卻都流露在不言中,和電影一樣完全不矯揉造作,那眼神,滿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菇菇站長 的頭像
菇菇站長

菇菇站長宿舍

菇菇站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