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s-wear-white.jpg

在這個社會結構嚴重失衡的世界,弱勢的少女該如何為自己發聲?《嘉年華》是去年威尼斯影展競賽片中唯一的華語片,在不少西方影展也收穫了大獎,亦問鼎金馬,頗有前年《我不是潘金蓮》的氣勢;可《嘉年華》不再為虛偽的政府添脂抹粉,以一場轟動全城的少女性侵案中兩個少女角色:唯一的旁觀者、假裝成年的旅館服務員,同時也是黑戶的小米,以及被朋友的乾爹性侵,缺乏家人關愛的小學生小文,以女性根本的角度來看社會對她們的不公與壓迫,節奏極為克制冷靜,卻殘酷地呈現社會結構下對女性的剝削。

《嘉年華》入圍金馬三項重要獎項名符其實,若擺在去年,我想擒下最大獎並不難;可今年這部好片也非空手而歸,文晏打敗楊雅喆、張艾嘉奪下最佳導演,也讓抽不上籤的《嘉年華》終於能在台上映,絕對是今年金馬最大驚喜。第一次看文晏導演的作品,最驚訝的就是那極為成熟的鏡頭語言,每個畫面、每句台詞都像是精密設計過的,分毫不差,用了非常多的隱喻與象徵,雖然於我來說有些用得太滿了,但不可否認,《嘉年華》的確透過各種表徵呈現女性的處境,非常沉穩深厚。

(以下有劇情雷請斟酌閱讀)

20170908161827faMCO369k5d4h7lw.jpg

《嘉年華》由文淇飾演的小米,拿著手機在海邊那巨大的雕像下繞轉,拿起手機拍攝雕像的裙底風光做起頭,此時電影已然進入核心:當我們去窺探女人的內褲,直視女性最私密之處,把電影深入女性的觀點表露無遺;同時,這也是象徵女性被物化,身體公然在眾人眼睛下被檢視、被窺探、被記錄,對應後來當小文在學校遲到被罰站,旁邊的男孩直接拿手機拍,被發現了又不承認,小文甚至要把手機拿來刪照片也落得跌倒,那般的不受尊重,文晏導演從一開始便有令人驚豔的妙筆。隨著電影一次次地拍攝到雕像的各個部位,我們終於發現這是瑪麗蓮夢露在《七年之癢》中著名的白色裙襬飄起的雕像。

第二、三次出現雕像,分別是小文與小米在海邊遊走之時,對應了小文被性侵後的處境,以及小米被莉莉以及健哥不斷以明示暗示要她從事性交易的狀況,再一次呼應女性從根本的身體開始的不由自主,以及被眾人的窺視。第四次出現雕像,夢露的腳上已被貼了許多的傳單,有如眾人在女性身上施加的傷痕,抑或貼的標籤;而小米隨意走過、隨意撕下的傳單,似乎對應了前面女性自己也為難女性的加害,也可視為小米最後把真相說出來的揭下瘡疤;然而沒有撕乾淨的傳單、留在夢露腳上更難看的痕跡,似乎也暗喻在小文身上一次又一次被撕開的傷疤。第五次的出現,我們看到工人(男性)們用刀鑽夢露的腳跟,最後把她整個連跟移走,不禁要令人對應到夢露本身象徵的內涵。

瑪麗蓮夢露的形象一向是帶有天然呆及純潔氣息的性感,在那個年代無疑代表了一種性開放的態度,但從夢露身上延伸出來的眾多故事,乃至她自己的下場,讓夢露可以代表很多事,可以是女性勇於展現自我、不再因社會而被迫矜持的勇氣,亦可代表在男人面前使盡自己的嫵媚來討好與吸引的父權陰霾。兩種解釋卻都可以對應到之前的隱喻。可悲的是,不論是自信或討好,最後都是被男性再一次地拔起、剷除。究竟男人跟女人有什麼仇?在父權陰霾的籠罩之下,女性最後的結局依然被父權社會所操控,更糟的是被父權社會下的公權力所操控,這似乎就是小文的下場:公義沒有在自己的身上出現,卻一次又一次地受傷。

1712010937091487.jpg

然而電影遠不只雕像而已。後來小文在被性侵後不但沒有被長期疏忽孩子的媽媽安慰,小文的母親反倒把她那些漂亮衣服通通翻出來丟在地上,無視於小文的哭求,強拉著她把她的長髮剪了,怪她是她那模樣才會慘遭毒手。妙了,女性想要展現自己的表徵,反倒成了父權犯罪的藉口?小文對衣衫的渴望不但反映了她缺乏關愛只能寄託物質的空泛(以及不斷出現的手機),對於追求自我的想法卻被否定、傷害,還是女性自己為難女性;也許到這裡還無法看出所有端倪,可當後頭小米隱瞞警官自己把小文的假髮套藏起來,卻被健哥拿去玩的劇情,更加強女性被戲弄、被傷害的論點,也看出在父權社會結構下,除了男性不斷以調戲之名傷害、剝奪女性自我以外,女人自己也為難女人的雙重傷害。

在文晏導演的精妙布局下,《嘉年華》裏頭出現的女性角色皆是社會上的弱勢,即便是沉著冷靜又富正義感的郝律師,在為小文的性侵案奮戰時,不僅要被既沒有給予關愛,又時不時對他人「爆氣」的小文母親拖後腿,在向小文求取證據之時,也要自掏腰包來換證據,得到的甚至依然是謊話;而當官官相護的局面已定,性侵案註定被貪腐的體制給湮滅之時,乍看之下正義實則不過是父權下的腐敗產物的王隊,也以表面看來是勉勵的諷刺之與譏笑郝律師,更成了女性在社會處境上的最佳寫照。

而除了父權下的壓迫,女性與女性之間的互相傷害,被父權體制洗腦下的物化、被操控,甚至下意識地將自己或身邊的女性物化,片中的莉莉就是最好的範例。當莉莉因為生活而在旅館工作,一成不變的日子她只能寄託情色與男人,暗示小米去從事性交易/被包養,那下意識地物化正是父權陰霾的恐怖之處。而當後來莉莉被健哥逼迫和大哥喝酒言歡,她的百般不願卻被平時賴以倚靠的健哥忽視,之後臉上的傷痕以及感到羞恥的遮掩,甚或到醫院被推銷手術的尷尬,以及令人心忍不住揪在一起的那句「下輩子再也不當女人了」,表現的都是女性的被剝削,甚至公開的不受重視;也對應爾後健哥對小米的羞辱、玩弄,甚至暗示她以性交易換取身分證的無形侮辱。

wen_qi_zuo_yan_chu_jia_nian_hua_shi_qi_shi_zhi_you_12sui_ta_pian_zhong_shi_yan_zai_lu_dian_da_hei_gong_de_nu_hai_wei_bao_zhu_gong_zuo_zhi_de_zhuang_da_ban_chao_ling_._you_wei_yan_yuan_shi_ke_.jpg

小米是性侵案唯一的旁觀者,機警的她在嗅出端倪後立馬盯著監視器不放,在關鍵畫面時還錄了下來,但當王隊來時卻直接隱瞞證據,假裝當天是莉莉值的班。我本來很想看文淇把小米在說出事實(幫助他人)與獲得身分證(讓自己得救)的煎熬中的詮釋,沒想到電影幾乎沒有這樣的情節,剛開始會覺得文晏刻畫小文的厚度遠大於小米,後來才想到,也許導演是刻意不拍這情節的,因為在現實生活下,小米根本就不必猶豫,在幫助別人與保護自己的選擇下,沒有身分證的黑戶理所當然會選擇後者,而這也是社會結構下的傷害,頓時覺得文晏的洞察力細緻到望塵莫及。而小米在之後不斷以這樣的證據周遊兩方換得金錢,出賣畫面給性侵犯的情節更加深論點。

中國在實施一胎化政策後產生許多沒有戶口的黑戶,因為重男輕女的觀念黑戶多為女性,小米亦是之一。當健哥的暗示讓她意會到這樣的證據可以幫她換來一張身分證(一個全新的身分),她和性侵犯劉處長以金錢交換證據,又同時和郝律師要錢然後講出不全面又不全然誠實的證據,好像把性侵案玩弄在股掌之間,但最後被健哥背叛、欺負的憤怒,以及在路上被圍毆,象徵父權對女性一再地嘲弄、剝削、打壓,最後把真正的證據交給郝律師的舉動,比起意識抬頭,更像一種被社會搞的無能為力的放棄。

而公權力的權威壓迫亦是一種父權的籠罩。當官官相護掩蓋一場在他們眼中微不足道、卻對小文造成一生都難以抹滅的傷害的性侵案,一切的利害關係似乎都可以用錢解決,互相包庇行表面上的正義,沒有一個好官出來說話,甚至連新新的父母都接受性侵犯支付小文與新新到成年的學費做補償,從新新母親那裏拿出來、要小文爸爸接受的iphone,那一幕的心理驚悚程度我不想多說。社會結構的扭曲,造成官官相護的貪腐,在電影中,我們在那群大人身上看見的是父權的陰霾不斷延伸,以及真相正義的永不見天日,當受害者父母自己都成了包庇(加害)者,那誰來為小文說話?我們僅能從郝律師以及質疑「公道呢?」的小文爸爸身上,看見人性僅存的一絲曙光。

film_20171227045.jpg

可父親也並非純然好人,他拋妻棄女數年,一開始也不斷催促要小文回媽媽家,而當小文的媽媽來接小文時已是晚上,從媽媽一開始的憤怒、爸爸想抽菸卻說自己戒了、媽媽的歇斯底里與後頭看著爸爸轉頭要走急轉直下的哭求,呼喊著「孟濤」,更巧妙讓人看見媽媽不斷罵爸爸是窩囊廢,卻還是讓女兒跟他姓、必須求他才能開門的窘境,把父權下的關係說盡了,這場戲既沒有小米也沒有小文,卻有著極大的亮點與內涵,是觀影時我眼睛為之一亮的一幕。而爸爸這個角色為女兒的奮鬥、遭受到的脅迫,更看見父權下的男人也並非全然壞人。

最後小文被叫去醫院再次檢查,那一幕小文章開下體供醫師「們」檢查、窺視的畫面令人大為震驚,但結果正如我們先前預料的,被貪腐的官員給黑掉了,聯合醫院謊稱兩位女孩的處女膜並無損傷,性侵案屬謊稱,小文爸爸的憤怒、公權力乃至醫師們在社會中的貪腐與沉淪,真正受害的,是小文。就連新新也幫忙醫師說話,對應先前新新的一再背叛小文,也許正如之前在大喇叭內的互相叫喊,小文的嘶吼只有在自己的世界中才能被重視、才能有聲音,傳出去就成了虛無。最後小文穿著素衣的無聲控訴,開著的窗戶究竟是暗示小文終將帶著傷痕繼續在這個社會上生活,抑或是她自殺的意象呢?不得而知。

那小米呢?當離開醫院後她沒有人能依靠,最後好似也下海賣身,但導演沒有明說;最後她戴上莉莉的耳環,騎走摩托車出逃,穿著白衣的她在高速公路上奔馳,一旁經過的貨車上載著夢露的雕像,隨著動人的音樂而落幕。不得不說,《嘉年華》的結局是近來我最愛的結局了!結的巧妙還是其次,當小米穿著白色洋裝繼續出走,為自己的生活所逃離之時,夢露雕像的倒下與被載走,彷彿象徵著女權被父權社會的剝削更加嚴重,甚至倒下;可換個角度來看,小米穿著和夢露驚人相似的洋裝出走,似乎給女性留了一絲希望,既像是一種期盼,也像是一種呼喊,盼望著在不久的將來,即便已有人(夢露、小文)為之倒下受傷,依然有人(小米)能繼續迎向未來;即便這未來是如何對待女性的,那就得靠我們努力了。

photo.jpg

好愛好愛《嘉年華》的結局,即便能有多種解釋,多重意涵,但那最後一幕文晏要留給我們的,我想就是那強而有力地震撼以及無數的省思空間。正如文晏自己所說,我們必須在社會上學會如何當一個「稱職的旁觀者」,片中沒有給我們標準答案,但眾多旁觀的角色以各種角度來詮釋社會樣貌,文晏實在太聰明了,她能將幾乎所有父權對女性、乃至女性對女性的剝削與壓迫,各種方式、有意無意、明示暗示織入電影這塊布裡,有如小文在被媽媽強剪了短髮後把媽媽的化妝品通通丟掉的報復、莉莉和小米間透過利益交換好得到的好處以及莉莉不斷物化自己及小米的暗示、甚至旅店老闆無來由的施暴(潑水),諸如此類在片中用不完的隱喻,雖然滿了些,但依舊純熟且精巧。

刻畫社會壓迫下的女性面貌雖然不是什麼罕見題材,但能像文晏這般處理的妙的導演絕對是極少數,更遑論文晏本身的洞察力完全付諸此片中,更加深父權社會下的殘害。片中提到的社會正義也是可嚼,最令我驚恐的是旅店老闆說出「我都來那麼久了,什麼樣的事沒見過」,社會大眾的沉默、姑息、最可怕的習以為常,正是加深父權社會的迫害以及性侵案的最大幫兇。《嘉年華》金馬沒入圍最佳原著劇本實在可惜,因為這是很難在華語圈看見的上乘劇本。

老實說《嘉年華》在觀賞的時候的確沒有帶給我太大感受,但時常有的巧妙畫面與台詞、情節設計不時令我眼睛一亮,雖然不是那種看的時候會覺得很有趣的作品,但日後不斷地回味及沉澱,我越能釐清《嘉年華》裡的隱喻與象徵,最後通通回到夢露雕像身上的意涵,更在女權被打倒/女權繼續前進間給了一個具有開放性的解釋,更將社會問題做了很好的詮釋,實在是越嚼越有味。

1515860469-87e745d73ed99401ff4587a61a9cf77c.jpg

《嘉年華》的演員實力更是強大,文淇展現出和《血觀音》完全不同的表現,內斂而沉著,演活了被迫遭到社會化後的女孩,但私以為還是離影后的實力有些差距;最令我驚豔的無疑是飾演小文的周美君,一句話,她的演技嚇到我了。雖說小文沒有太多強烈情緒的展現,但周美君能將在眾多艱難處境下生存、被傷害、被窺視的小文演得非常自如,最後的悲哀感更是完美釋放,不入圍金馬實在是說不過去,她演的絕對比瑞瑪席丹、也比文淇還要好。而近乎客串性質的陳竹昇演旅店老闆的角色其實很有意思,他在《大佛普拉斯》演完被壓迫的底層人民,這次來《嘉年華》飾演壓迫女性的權威之一,頗為有趣。

《嘉年華》雖然不是那麼好看,有時有些悶,但在一再回味及思考後,顯得非常有意思。中文片名《嘉年華》是個巨大的反諷,英文片名《Angels Wear White》亦然,而穿著白色的象徵,看片中小米、小文的最後鏡頭都是著白衣,夢露本人也是著白衣。白色象徵一種純潔,但女性在父權社會結構下的處境還有可能純潔嗎?抑或如文晏導演所說,我們「已不在乎靈魂的純潔,只在乎表面的純潔」?這絕對是巨大的反諷,但也是一種期許。什麼時候,那些弱勢的女性才能不再被社會結構所囿,擁有真正的自主權與力量,迎來屬於她們的「嘉年華」呢?我想這也是文晏導演想透過這部片所盼望、所發聲的吧。

photos_23226_1514194365_f0e8291764c887649c3e0d954f632928.jpg

《嘉年華》

原文片名:《嘉年华

英文片名:《Angels Wear White》

台灣上映:2018/1/26

台灣級別:保護級

台灣片商:海鵬影業

電影國籍:中國

電影類型:社會寫實、案件

全片片長:1小時48分

電影導演:《水印街》文晏

主要演員:《血觀音》文淇、周美君、《勇敢的心》史可、《相愛相親》耿樂、《禁忌關係》彭靜、《捉妖記》王櫟鑫、《風聲》劉葳葳、《胭脂》李夢男、《大佛普拉斯》陳竹昇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菇菇站長 的頭像
菇菇站長

菇菇站長宿舍

菇菇站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