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b4c112e2c092417f4588755f336170c1.jpg

榮獲2014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於今年第54屆金馬獎入圍最佳新導演、最佳攝影兩項大獎,斬獲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中的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攝影三項大獎,入選今年多倫多國際影展「發現」單元,榮獲今年馬來西亞電影節評審推薦大獎,《分貝人生》由馬來西亞新銳導演陳勝吉執導,新銳影帝陳澤耀主演,張艾嘉特別演出。

作為今年馬來西亞唯一一部問鼎金馬的電影,抑是今年大馬在國際間的代表性作品,《分貝人生》和今年國片代表《大佛普拉斯》頗有異曲同工之妙。《大佛》場景在台灣鄉下,《分貝人生》則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郊區,講述社會底層貧窮小人物在經歷一場突發事件後心境上的轉變,更明確指出貧窮人物在社會上的身不由己,以及家庭帶來的影響,深刻描繪社會現象,是一部我非常喜愛的作品,毫不拖泥帶水,在觀影結束後那後勁之強烈,深深震撼我的內心,有如一記當頭棒喝般難以忘懷,細細品味,異常嗆辣地直衝心房。

非常推薦這部《分貝人生》,場次很少,預計很快就會下檔,趕快去看。這是一部人道關懷的作品,更絕對是今年底「不看會後悔」的片單中不可或缺的一部。

(以下有劇情大雷,請斟酌閱讀)

photo_271a3a6db4e91978514d7b8523f3bb83.jpg

在進場之前,我早有預備《分貝人生》可能是一部較為平緩、沉悶的電影,可他卻是一部幾乎毫不沉悶的電影。一次次的劇情轉折、彷彿越來越接近卻又越來越無奈的沉重感受、阿強與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之間細膩的關係與負擔,各方面的節奏掌握得宜,故事時間線很短,在兩三天內發生了很多事,導演卻沒有讓主題失焦,而是一遍遍地緊扣貧窮人物悲歌的社會關懷,讓人看了是心痛,卻又驚訝這樣的人物,不就存在於我們生活周遭嗎?

阿強和妹妹惠珊、媽媽立君住在一起,家境貧窮,媽媽又患有精神疾病,時常需要阿強的照顧。妹妹生日當天,阿強和她去買蛋糕,回程卻意外碰上車禍,妹妹不幸喪命,阿強為了要把妹妹帶回家找媽媽拿妹妹的出生證明,豈料家裡卻沒有。他在朋友建議之下不得已去找高額偽造出生證明的黑手,可負擔不起的金額讓他得四下求助,還打算偷車賣錢;家裡媽媽精神不穩定,妹妹的死惹出不少風波,阿強負擔沉重,身邊每個人看似都在關心,卻沒有人能真正幫上忙。

《分貝人生》關注社會底層人民,但沒有因此將他們塑造成無辜可憐的簡單角色,劇本有血有肉的角色描寫,豐富了整部電影的層次。電影將貧窮人生的刻畫相當入骨細緻,從電影的開頭就在昭告我們。阿強不斷往頂樓上爬,為了找水而相當辛苦,妹妹在下方不斷呼喊著哥哥,而阿強辛苦爬上頂樓,卻只看到一隻蟾蜍──這樣的意象象徵不斷在生活中努力卻僅能夠在命運的縫隙間掙扎的身不由己,「缺水」也貫穿全片。

ShuttleLife04.jpg

電影中不斷在找水、和水有關的意象串連全片。阿強和惠珊趁清潔工推水來廁所時把廁所門鎖住好裝走水;立君一個人在家不去水車拿水,反倒拿走鄰居們的水,引來一陣喧嘩;在議員的派對上,阿飛和爆頭把議員家水車的水管拔掉,讓他們無水可用;結尾的大雨,立君笑著伸出手接住雨水。電影背景在夏天,貧窮人生的汗水、失去妹妹、生活沉重的淚水,許許多多的水交雜在生活當中,電影透過水來象徵生活的甜味與支撐,最後的甘霖更是代表生命的希望,但大雨過後呢?缺水的地方,依舊缺水。

「水」作為電影的重要表徵,陳勝吉導演利用各種方式將深層的理念藏在台詞與畫面當中,充分呼應底層小人物的無奈。其中我最欣賞的是當惠珊在阿強的手上畫貓之時,阿強說這明明是老虎;之後在拘留所裡同囚的台詞,貓和老虎,你是貓吧?電影至少有三次提到貓和老虎,也提到牠們本是祖先,命運與樣子卻大不同。底層人民就像貓,而且多是病貓;上流社會的人們,還有「生活」跟「命運」就像老虎,本是同根生,可命運卻大相逕庭。類似隱喻台詞還不少,編劇充滿巧思與諷刺,很有深度。

惠珊的身世在電影中沒有多提,但從阿強說的「她父母都過世了」中可以判斷惠珊是孤兒,所以立君才沒有她的出生證明。阿強為了要把惠珊的屍體接出來大鬧醫院,接連的風波也讓她情緒非常不穩定,為了找出生證明翻遍立君的東西,立君卻發瘋似地保護「他男人」的東西。阿強只得把立君的手綁起來然後去幫她拿藥,之後又在藥局鬧騰了一翻。之後的故事也不斷看著阿強與周遭環境的衝突,包括看到當初肇事逃逸的車子後狂砸它,卻被警察抓走去拘留,沒多久被鄰居兼好友小川保出來。

ShuttleLife03.jpg

乍看之下這樣的鬧騰毫不令人同情,可一再地壓力逼迫、情緒低落、生活不順,一切彷彿情有可原。也是因為這些直白的人物性格刻畫,阿強的角色更有貧窮底層人物的代表性在。在生活中處處都不順,鄰居的高姿勢同情與「關心」也令阿強和立君都相當不爽,生活周遭一切看起來煩躁至極,人們都是如此面目可憎。在立君把鄰居的水都偷走之後,鄰居來抗議,阿強生氣地說「那我再偷來還你們行了吧」,這之中是生活的無奈,也是不斷在輪迴中翻滾的悲哀與身不由己。

貧賤百事哀,《分貝人生》中徹底體現這一點,屋漏偏逢連夜雨,已經低落到谷底的生活遇上惠珊的死,負擔不起偽造出生證明的費用,阿強在事發現場徘徊,果然遇到肇事車,把車子砸了卻進了警局,然後小川把他保出來,帶到議員的晚宴,說會幫他。當有錢人高談闊論「素食的好處」之時,一旁的阿強、阿飛、爆頭默默地穿著不合背景的衣衫,阿強默默地打包食物,小男孩看到了都趕緊遠離。回想一下,我們平常是不是也這樣對待身邊的窮人?

小川說會幫他解決,但阿強看不下去決定先走。議員高官豪奢的饗宴、取之不盡的水,高官勸議員還是別殺生了,改吃素,畢竟你想如果你是那些被殺的動物,你會做何感想?可那些我們身邊受難的底層人民呢?他們得到的關注甚至遠輸派對餐桌上的雞腿。宴會的戲碼將所謂「上流人士」對貧窮人物的高調偽善、底層人民受到的邊緣詮釋的相當諷刺,小川的幫助對阿強沒有實質助益,正如之前在都更區人民說的,那些議員只有在大選時會來找我們,之後就忙得沒時間了。甚至連介紹偽造出生證明的黑道大哥給惠珊的一點點奠儀費,都顯得真正溫暖,實在諷刺

photo_a7d93d50173652b186d0d961b7dbcd65.jpg

導演偶會放入一些看似沒有意義的畫面、台詞,但實質上都是在呼應、隱喻、推展接下來或之前的故事,加深諷諭的程度,更讓我們看清那些偽善,看見真正的人民悲歌。不像《大佛普拉斯》的「上流人士」有不少戲份,這部片議員和一些高端人士的戲份幾乎留白,只是人民的揶揄與慨嘆,但也相當真實,那樣在社會上的被邊緣,是真正的貧窮。

阿強和立君的關係也是電影要深究的。在社會底層,壓垮生活的除了工作難找,通常很大部分是源自家庭的負擔。立君的丈夫,也就是阿強的父親在電影中完全空白,但立君卻死守著他的東西,看到阿強在翻的時候幾乎徹底發瘋。想必丈夫的離開,是造成她精神疾病嚴重的一大主因。在這樣的狀況下,立君和阿強時常不合,但阿強很愛她,立君也很愛他,可生活的逼迫下,卻成了互相傷害的樣子。尤其當阿強發生車禍,警察來找立君時,立君一句「我兒子沒有事」更道出她依賴、深愛兒子,相信他好好的內心,亦看出她精神疾病的狀況。

阿強因為被拘留回不來,小川敲門立君也不理,鄰居打電話來她滿心期待地接起來喊著「阿強」,知道是鄰居後怒罵她「八婆」。被斷電了,用著微微的光,她只是一直縫東西。立君和阿強的關係一直都如同舊衣服,縫縫補補,每次裂了就再縫起來,實質上一次次撕裂的,還是生活中無奈的壓迫。

當阿強和阿飛、爆頭離開了宴會,他們偷了一輛車,在拿去賣的途中,卻意外撞了一個人。在當初惠珊被撞死的地方。劇情急轉直下,一行人成了撞人的,阿強震撼的說不出話來,阿飛和爆頭也嚇到了,趕緊駕車逃跑,換他們成了肇事逃逸的。這樣的劇情設計令人震驚,卻有極大的催化作用,使得結局合情合理。當他們逃走,一行人丟下車驚慌的逃跑,阿強停頓了一下,回頭把車開走。

R5A8580.jpg

結尾異常有力。當接上了立君,我們才知道她縫的是惠珊的制服。她忘記惠珊已經死了。而阿強開車開著開著,下了大雨,隨著惠珊悠揚的歌聲響起,整部電影就這樣結束。這樣的結局也許會讓人感到錯愕,但接上前面就不會了。肇事逃逸以後,阿強看透了一切的命運,在經過不少風波以後,他終於了解,日子再苦,還是得過。只要活著,努力活下去,不管怎樣地活著,就對了。惠珊的死,一切命運,媽媽的精神疾病,一句「我明天帶妳去看妹妹」,是釋懷,也是妥協。

電影的結局是開放式的,在下了大雨以後的將來,命運未知,貧窮的底層小人物只能再期待甘霖的到來,在那之前就得好好活著。最後的結尾實在太震撼,也很揪心,看著立君吃著阿強在宴會打包的食物,一直要餵阿強吃,那般的親情是動人,卻又是社會底層的苦笑。電影將貧窮人生描繪的相當好,而且很有觀眾緣,不會過於沉悶的電影很容易抓住觀眾的心,角色的鮮活感更讓我們直視社會中這樣的問題,也看見導演對貧窮市井小民的人道關懷。

分貝兩個字合起來就是一個「貧」字,分貝人生就是貧窮人生,貝的古意是錢,亦有雙關的用途。在貧窮社會下的小人物,透過電影呈現在我們眼中,相當打動人心,具有不容小覷的力量,用看似有些荒謬的劇情來組合成這個關於貧窮的悲歌,阿強和立君的關係也值得細究。電影很細膩,畫面安排、劇情設計看的出來經過雕琢,雖然不見得人人都喜歡,但對我來說《分貝人生》是一部很有力量、個人很喜愛的作品,幸虧金馬沒有完全忽視他。

2501514622.jpg

陳澤耀演得很好,將阿強這個角色心境的轉變細膩呈現,劇本有血有肉的描寫他詮釋得很好,有如身邊常見到的窮人家的支柱,揣摩得很細膩,雖然在一些場景上還有進步空間,但不少影帝獎項抑是對他的肯定。演的最好的是張艾嘉。私以為張姐在這部片的演出完全超越《相愛相親》,在《相》中風采幾乎被姥姥搶走,但在此片中超細膩、完全令人佩服又令人心揪的很厲害的演技,絕對為這部電影增添非常多的風采與層次,也是本屆金馬女配角的大遺珠之一。小妹妹陳彥雯的演出,一出場便搶走所有風采。

有了張艾嘉的助陣,以及陳澤耀出色的演出,陳勝吉導演更是如魚得水,創造出一部優秀的電影,在國際各大影展橫掃觀眾好評,也和《大佛普拉斯》一樣入選多倫多影展,在今年金馬的觀眾票選上,《分貝人生》落後《大佛普拉斯》一名居第12位,兩部異曲同工、同樣關注貧窮人民的電影,他們都沒有國界藩籬。這是建立在馬來西亞貧富差距懸殊的社會上的故事,卻是一部拍給所有人看的電影,能啟發我們的關懷,去理解那些底層人物的悲哀與身不由己。

《分貝人生》的片尾曲《漂流》極為動人,將最後結尾的後勁與整個故事的餘韻發揮的淋漓盡致,本來壓抑的情感隨著片尾曲的吟唱,內心有滿腔的情緒想宣洩,頓時覺得心中的悲傷與力量一次發揮,好想哭卻欲哭無淚,果然好的音樂能將整部片帶到新境界。我們都在無限的孤獨裡漂流。整部電影也是孤獨,阿強的孤獨、立君的孤獨,大家都在命運裡漂流。彷彿只要活下來就能找到出口。真的嗎?不知道。歌曲很棒,電影更棒,唯一的小缺陷就是小川竟然和議員頗熟的,怎麼還會住那種地方呢?頗令人驚訝的。

確信的是,我真的好愛《分貝人生》,願意將它列入年度十大,覺得金馬真的有點忽略它了,其餘包括最佳新演員、最佳女配角、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等獎項應該都有大機會,但換個角度想,至少比全然缺席的《順雲》、《29+1》好多了。電影帶給我的那種感覺,真的很棒,卻又很悲傷。最後要恭喜的,就是陳勝吉導演籌畫的新片《風和日麗》又得到今年金馬創投百萬首獎,期盼陳勝吉導演再帶給我們一次這樣獨特的觀影體驗。

ShuttleLife01.jpg

▲《分貝人生》台灣上映海報。

《分貝人生》

英文片名:《Shuttle Life》

台灣上映:2017金馬影展;2017/12/01

台灣級別:輔導十二歲級

電影國籍:馬來西亞

電影類型:劇情、親情、寫實

全片片長:1小時31分

原著小說:無

電影導演:陳勝吉

電影編劇:陳勝吉、梁秀紅

主要演員:陳澤耀、陳彥雯、張艾嘉

-

站長評分:9.6/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菇菇站長 的頭像
菇菇站長

菇菇站長宿舍

菇菇站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